白狮电影免费
China Road Transport Academy
快遞業江湖從“春秋”進入“戰國”!以后寄東西會更便宜嗎?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2019年5月6日17:8

  4月28日晚間,伴隨韻達快遞2018年年報的正式發布,七家上市快遞公司2018年的業績比拼終于落下帷幕。



  在過去一年中,與快遞相關的紀錄屢被打破。這也直接反映在各家快遞公司的年報中,2018年七家快遞公司營收和業務量均有顯著提升。不過,伴隨市場競爭的持續加劇,“通達系”(中通、圓通、申通、韻達)的單票收入卻仍普遍下滑。


  通達系之外,老大哥順豐和京東物流依然是兩股不可忽視的力量,2018年順豐營收近千億,并豪賭未來進軍綜合物流服務公司,京東物流雖然不包括在七家上市快遞公司體系之內,但也與這幾家快遞公司在各業務層面短兵相接,形成“三方割據”之勢。


  去年,阿里分別投資中通、加注圓通,并在今年3月正式入股申通;而另一方面,拼多多等社交電商的崛起,不僅為快遞公司在傳統電商平臺之外提供了多元化選擇的空間,更創造了巨大的增量。


  而在幾家頭部快遞公司競逐火熱之時,二三線快遞公司則走向另一個寒冷的極端。2018年以來,曾經的黑馬快捷、全峰、國通快遞等,或黯然落幕,或一地雞毛,令人唏噓。


  中信建投中小市值首席分析師陳萌在接受N+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快遞行業經過近10年的高速發展后,如今已經過了拼網點數量、人員數量的時期,而是進入了拼技術、拼精細化管理的時期,我國的快遞行業市場集中度將繼續提升。


  單票收入持續下降


  整體來看,通達系幾家快遞公司的營收水平有顯著提高,營收和凈利均實現了兩位數增長。


  值得注意的是,在已發布年報的上市快遞公司中,幾家快遞公司均將科技投入作為一個重點投資項目。中通在2018年年報中表示,將加大基礎設施和智能科技研發的投入作為接下來的目標。圓通也表示將加大研發投入,構建物流信息共享體系。


  在2018年“雙11”當天快遞單量達到一天10億件時,中國物流協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就曾向N+財經(微信號:njcjnews)記者表示,快遞企業唯有數字化、智能化才能應對持續攀升的業務規模,需要逐步構建人、車、倉、貨的數字化和互聯互通。實際上,不僅是快遞企業,整個物流行業都正在迎接科技化帶來的全面洗禮。


  不過,在科技含量正在逐漸提高的同時,2018年各家快遞公司的單票收入卻依然持續下跌。過去,快遞市場一度出現“以價換量”的惡性競爭,快遞單票收入一路下滑,快遞行業也一向被看作是技術含量較低的勞動密集型產業。近兩年,隨著頭部快遞公司紛紛上市,市場日漸規范化,惡性競爭有所緩解,但由于市場競爭持續加劇,行業單票收入仍在普遍下滑。


  對此,陳萌表示,單票收入下降的原因主要是現在快遞公司還處在爭奪市場份額的階段,需要通過降價來獲得更多的客戶。另一方面,GPS、電子面單、配送網絡優化、自動化分揀中心等技術的應用,降低了單票成本,也為降價提供了空間,沒能做好成本管理的快遞公司將逐漸被淘汰。她認為,快遞價格下降的情況還將維持幾年。


  高管大調整 家族標簽弱化


  “通達系”占據了中國快遞市場總收入的半壁江山,而幾家公司的創始人,均來自浙江省杭州市桐廬縣,外界稱其為“桐廬幫”。


  從作坊式、家族式企業起家,通達系的成長過程和存在的問題都頗具代表性。行業特性成就了它們的野蠻成長,而野蠻成長下的管理缺失也日漸顯現。現在,幾家公司似乎都開始有意撕下這個家族化的標簽。


  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通達系快遞公司中,申通和圓通在披露年報之余,同時公布的還有高管重大調整公告。


  其中,申通在公告中表示,陳德軍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總經理職務,辭職后將繼續擔任公司董事長、董事會戰略委員會委員、審計委員會委員職務。曾先后擔任申通快遞副總裁、天天快遞常務副總裁及江蘇蘇寧物流副總裁的陳向陽將擔任申通快遞總經理。


  無獨有偶,圓通也公布了公司重大人事變動,公告顯示,圓通董事局主席兼總裁喻會蛟申請辭去公司總裁職務,仍繼續擔任公司董事局主席,負責戰略規劃;云鋒基金董事總經理、圓通速遞董事潘水苗獲聘擔任公司總裁。


  在兩家公司新任高管中,無論是申通的陳向陽還是圓通的潘水苗,均有豐富的快遞行業從業經歷或投資經歷,可謂當之無愧的快遞“老兵”。


  對于通達系的集體高管調整,楊達卿認為,家族快遞企業靠自我調整建立現代企業治理制度是個緩慢過程,資本介入并帶入職業經理人對通達系有更多積極意義。陳萌也認為,對于三通而言,職業經理人的引入有利于企業管理朝著更科學、更高效的方向發展,行業集中度將進一步提升。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去年6月,阿里巴巴聯合菜鳥13.8億美元入股中通,加速新零售和新物流的整合。此外,阿里還聯合圓通、中國航空(集團)有限公司總投資約120億港元在香港建設一個世界級的物流樞紐,并在去年年底加注圓通,今年3月,阿里強勢投資申通,在將三通攬入懷中之后,通達系的高管層中,也多了不少阿里的身影。


  對于圓通來說,除了公司總裁,來自云峰基金的黃鑫被提名為董事。而此前,菜鳥網絡總裁萬霖也已成為圓通董事。由于潘水苗、黃鑫與萬霖皆有著阿里巴巴資本的背景,所以也有業內人士認為這也是阿里巴巴提高在圓通話語權的表現。


  “拼多多”們崛起,通達系將迎來拐點?


  在三通一達加緊搶占市場份額的同時,以拼多多為代表的社交電商崛起,成為帶動快遞業務量的新動力。


  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507.1億件,同比增長26.6%,比2017年增長106.5億件。多家券商國內快遞市場研究報告一致認為,近兩年迅速崛起的電商平臺拼多多為國內快遞市場增長提供了重要推動力。


  拼多多最新披露的2018年報顯示,拼多多移動平臺總訂單達111億筆,比上年同期的43億筆增長了158.14%,平臺日均訂單量從2017年的1180萬筆上升至2018年的3040萬筆。招商證券交通運輸研究團隊報告測算也表明,拼多多是近兩年拉動電商快遞業務增長的最主要動力。


  對此陳萌表示,拼多多和社交電商的崛起確實降低了通達系對淘寶、天貓的依賴。但是通達系的快遞是由電商平臺上的商家自己選擇的,而且快遞費也是由賣家支付。所以,快遞公司對賣家的話語權要比快遞公司對電商平臺的話語權更重要。


  阿里對三通的悉數投資、通達系內部競爭日漸激烈、拼多多等新興平臺興起帶來的增量市場,都是2019年通達系公司之間競爭的看點。


  雙壹咨詢研究報告認為,隨著二三線快遞企業的逐步退出,快遞行業整合基本完成了第一階段,而整合第二階段早已開始,整合影響預計從2019年起逐步顯現。中通和韻達的頭名之爭愈發激烈,而為了獲得比前兩年更高的件量增速,3~5名的快遞公司也將采取較為激進的競爭策略。


  一位“通達系”高管在接受N+財經記者采訪時也坦言,中通即便已連續三年坐穩市場第一的位置,仍在想方設法拉開第一名與其他幾名的差距,確保穩定市場份額的同時,獲取更大規模效益。


  “的確,快遞行業經過近10年的高速發展,已經過了拼網點數量、人員數量這種人海戰術的時期,而是進入了拼技術、拼精細化管理的時期。”陳萌表示,通達系市占率的拐點在2017年就已經出現,而單票收入的拐點或許還需再等幾年。


  快遞江湖“三方割據”

  二三線公司面臨“生存危機”


  在通達系之外的快遞江湖,順豐、京東物流也走出了屬于自己的發展道路。


  三通一達之外,順豐是一個無法繞開的存在。公司年報顯示,2018年,順豐控股實現營業收入909.43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凈利潤34.84億元。業務量方面,2018年,順豐累計完成38.69億票,同比增長26.77%,日均業務量破千萬單。


  同時,順豐在2018年分別牽手夏暉、招商局和中國鐵路總公司,隨后順豐又以55億元收購敦豪香港和敦豪北京的100%股權,正式入局供應鏈領域。


  中信建投中小市值首席分析師陳萌表示,跟三通一達不同,順豐在向上游拓展供應鏈管理服務,轉型物流綜合解決方案供應商。


  此外,雖然不在七家上市公司系統之內,愈發開放的京東物流也正在成為一股不可忽視的新生力量。在2017年獨立運營之后,京東物流在2018年獲得高達25億美元融資,開始在快遞、快運、大件、冷鏈等方面持續發力,并在個人快遞、快運業務上與通達系、順豐等公司直接競爭。


  過去的中國電商互聯網黃金10年,快遞公司迎來了最佳發展期,物流領域形成了嶄新的競爭格局。阿里、京東等電商系物流平臺崛起,通達系、順豐等傳統物流則在對上下游進行延伸布局。


  而今年3月,百世快運明確2019年的發展目標——All In電商。與此同時,更名后的德邦快遞也將進軍快遞行業,與順豐、通達幫、百世等快遞公司開啟全面競爭。


  楊達卿向N+財經記者表示,物流行業的整體發展都是往供應鏈企業發展的,隨著物流各個配送運輸環節的打通,單環節企業的優勢會被削弱,需要企業具備上下游數據的穿透力和核心樞紐控制力。如果不具備自己做大做強的能力,依托大平臺發展依然有上升空間。


  當一線快遞公司、電商系物流平臺爭霸一方時,二三線快遞公司卻陷入了生存危機。自從2018年3月快捷快遞與申通快遞合作“破裂”、快捷快遞全國網點徹底停擺之后,全峰快遞、如風達等曾經的黑馬快遞公司一個個黯然走下歷史舞臺。


  數據顯示,從2018年上半年整個市場來看,超七成的快遞市場份額已經被資本化的快遞頭部企業所掌握,剩下的十余家快遞品牌的市場空間不足三成,二三梯隊的快遞品牌生存日趨嚴峻。


  貫鑠企業CEO、快遞專家趙小敏向N+財經記者表示,資本化加速了快遞企業上岸,但是沒有實現上市的快遞公司未來3-5年很難有大的發展,今年還會有更多企業面臨更為嚴峻的挑戰。


  實際上,無論是快捷快遞、全峰快遞還是其他失敗的快遞公司,都有一個共同點——在企業加速資本化時,對市場的價值、流量、經濟環境和政策的判斷有較大的失誤。


  多家券商研報指出,2019年快遞行業競爭的“馬太效應”難以逆轉,“通達系”等上市快遞企業市場占有率會繼續提升,并向下擠壓未上市快遞企業的生存空間。


  不過,幸存的快遞公司也都在尋找著最后的生存之道。今年以來,安能快遞全面轉型安銳速運,砍掉了曾被寄予厚望的快遞業務;因為業務暫停一度陷入輿論風波的國通快遞則在官方聲明中承認,去年以來,確有二三線快遞公司退出,現存的也大多舉步維艱,同樣面臨著可能被行業和市場淘汰的局面。


  對于二三線快遞公司未來的發展,趙小敏表示,未來大物流、供應鏈體系是主要趨勢,物流公司的數字化非常關鍵。而如果想“單打獨斗”,完全做行業專業區域或者細分領域也會有一定的機會。

(責任編輯:王靈果)
白狮电影免费